北京东方悦稚教育集团

宇宙教育:让孩子用更广阔的视角认识世界

作者:雷灵

1.jpg

(主教老师示范地质构造工作)


"蒙特梭利宇宙教育就是让孩子探索宇宙的教育吗?"

"宇宙教育有哪些教育任务?又该如何开展?"

"宇宙教育会培养出怎么样的孩子?"


对蒙特梭利教育有所了解的人,一定对“宇宙教育”不陌生。作为6-12岁蒙特梭利小学教育阶段的“总纲”,“宇宙教育”带给了儿童以不一样的观察视角和态度,看待日常世界。在这样的视角下成长的儿童,对世界常怀感恩之心与探究的无限热情。


2019年9月,国际蒙特梭利协会(AMI)北京中心和中关村外国语学校联合推出了蒙特梭利小学实验班。实验班课程全面覆盖国家课程标准,通过五大主轴故事和关键课程,为孩子建构完整的知识框架,并强调各个学科之间的联系。本周日(1月10日上午9:30-11:00),我们特别邀请了拥有27年教龄的中关村外国语学校蒙特梭利小学实验班专家顾问、国际蒙特梭利协会(AMI)3-6岁&6-12岁主教认证、台湾哈佛蒙特梭利实验教育机构小学部老师李玨冠老师,为大家解读6-12岁的蒙特梭利教育,是如何将浩瀚的宇宙搬进课堂,如何启发孩子,让孩子拥有探索学习的能力,报名详情见文末海报。


为了让更多朋友提前了解蒙特梭利小学教育,今天我们分享曾任AMI小学培训师和国际考官的杰拉德·莱纳德的文章《深化宇宙教育》(本文首发于“蒙台梭利志愿者”分享平台,原作:Gerard Leonard,翻译:凌静远,原文有删减)共同探讨蒙特梭利的宇宙教育,如何帮助儿童在与世界建立非凡联系的过程中,用更广阔的视角来深化对世界的认识。


这篇文章涵盖了宇宙教育及宇宙任务的研究、理论、实践及缘起。文中,莱纳德先生回忆了他在自身教学经历中带领学生进行植物学学科探索的过程。莱纳德在本文中论及一个讲故事的课程,该课程生动形象地把视角放在宇宙教育的各个方面,如哲学、人类团结、历史英雄、发明、感恩、与自然的联系等等。


作者:Gerard Leonard

翻译:凌静远




01

·一支铅笔中的“宇宙视野”·


1946年,在卡拉奇,有个人讲述了一个简单而深刻的故事。一个孩子想要写字但发现笔没有了,老师就让他到商店里去买一支铅笔。回到学校,孩子向老师抱怨说排队买笔,等了太久时间。碰巧旁边有个睿智的老妇人目睹了这件事,她把小孩叫到了身边,给他讲了一个故事——一支铅笔的奇妙旅程。

故事的内容是:一支铅笔是如何生产出来的。很多人都参与了它的生产之旅。她讲了石墨和木材等原材料是怎么形成的,讲到了为了生产一支铅笔,矿工、伐木工、运输工等许多人是如何参与进来,还讲到了商店里的售货员阿姨怎样辛苦工作并将东西卖给她的顾客。她希望通过这个故事引发孩子的同情之心,用他的想象力和智慧更深刻地理解这件事。


换句话说,透过表面看到事物的本质。一支小小的铅笔,包含了无数的人与物之间的联系。老妇人希望借此唤起孩子的感激之情,在这件事中用耐心去对待、去回报他人高尚的劳动。


2.jpg

(一年级学生正在做古诗研究工作)


那个睿智的老妇人就是玛利亚·蒙台梭利博士。她把这个故事告诉了她在卡拉奇的学生,更描绘出一个蒙氏老师该如何用心去准备自己,并通过细微之处去开启儿童的宇宙视野。


《透明的事物》一书的作者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也谈到了这种“专注行为”的本质。即便专注的目标是 “一支非常朴素、圆润、技术上没有特别亮点的廉价松木铅笔”纳博科夫说,“无论我们专注的物质处于何种状况,专注的行为会引导我们不由自主地思考该件事物的历史。”


对于玛利亚·蒙台梭利博士而言,深入思考事物的历史及宇宙功能已经成为了其思考模式。从上世纪30年代中期开始,她就通过“宇宙教育”的理念向世人展示这种思考。在整个20世纪40年代,她通过授课传授儿童教育的理论,发展出了生物和各元素的宇宙任务及其角色的概念。


深入理解玛利亚·蒙台梭利的宇宙教育,必须要理解一种极其宏观的看待地球历史及人类在生物圈的位置的方式。她同时看到,这个方式可以激发孩子探寻人类在地球上行为的重要性的兴趣。




02

·“生命为宇宙而工作”激发儿童探究欲·


蒙台梭利博士在数十年里周游了世界,坚定了她认为万物都在工作的理念——每一个生命都有自己特殊的使命——驱使它无休止地工作。

在印度的戈代加奈尔,蒙台梭利博士和她的儿子马里奥与不同国家不同年龄的小孩一起工作的时候,看到了生命为宇宙而工作这个概念是多么的吸引孩子们。他们观察到了孩子们对走进大自然、沉浸在动植物的世界、去了解它们所创造出的地球生态环境、土地形成与分解的地质过程是多么地感兴趣,当然还包括令人惊叹的水的工作。


3.jpg

(用毛线做地心圈工作)


他们发现6到12岁的儿童用想象力、推理性心智、喜欢“大数字”的数学倾向,可以进入小到原子的微观世界,也可以走进大到星系的宏观世界。“比如说,我们如果对一个这个年龄的孩子说,在一个针尖大小的地方可以容纳71亿个氢原子,这个孩子可能会对此报以极大的敬畏和好奇,然后通常渴望去对这个事情做进一步探索和研究。这种对宇宙的探索特别适合这个年龄孩子的智力发展。”(玛利亚·蒙特梭利,未发表的演讲,1940年1月29日)。


如果再回到那个铅笔的故事,我们便可以看到,教师不仅要深化自身对于事物之间起源及联系的知识框架,还要拓展视野并随时做好准备,直接和自发地利用好当下发生的事情。(Lakshmi Kripalani,谈话内容,2005年10月)教师要紧紧抓住宇宙教育的理论,体现出宇宙视野,增长她对自然界作为统一体、完整体的认知。在同儿童一起探索研究的过程中,教师要保持求知欲和兴奋感。


4.jpg

(植物学工作)


对于环境中的生物的微小细节的关注与研究,即教师所强调的“宇宙观“、“事物之间的相互联系”,毫无疑问会把孩子引入到一片更广阔的天地。


正如蒙台梭利博士所说:


如果我们研究自然界中植物或昆虫的生活,我们或多或少地会对世界范围的植物或昆虫有大致的了解。没有人会认识所有的植物;看到了一棵松树就能够去想象其他松树是如何生长的。(从童年到青少年,第35页)




03

·教师的准备:建立“充满活力”学习实验室·


我记得,第一次读马里奥·蒙台梭利的文章《植物的工作》,为当时的我打开了一个全新世界。植物是维护地球的重要贡献者,树木和草把珍贵的土壤聚集在一起,用它们的根开采矿物和水,庇护和支持许多其他生命;植物是光合作用者,太阳能量的捕获者,还和它们的无核原生物朋友一起成为固化氮元素者。这些科学知识并没有削弱我对树木和植物世界的诗意感,而是开始了我敞开心扉,更深入地观察这些非凡的生命的过程。

5.png


(中关村外国语学校蒙特梭利小学实验班教室)


这就是在宇宙教育环境中进行的“教师的准备”,也是环境准备的一部分。对每个人来说,宇宙教育不仅要被认知,而且要以某种方式感受到,这样才能使这种理解渗透到精神空间和课堂工作中。毫无疑问,我们必须努力获得和更新我们对多学科的知识,(尤其是蒙台梭利博士所说的自然科学和历史;见《儿童的创造性发展》第133页)并更加了解我们的时间线、图表和故事中的关键部分。

为了深化这项工作,我们每个人都必须找到自己的方法,让我们的大脑与心灵建立联系。对一些人来说,可能是通过诗歌、艺术或音乐。对另外一些人,往往是通过与本土传统智慧的接触,这种智慧具有与地球的深刻关联感。对今天的许多人来说,这种联系通过我们逐渐对伟大的进化史诗和伟大的科学新发现的认知而发生。人们也总是可以在散步和自然环境中,比如在田野、树林、山里、沙漠中获得这些必要的营养。


6.jpg

(孩子正在观察时间轴)

“孩子应该热爱他所学的一切,因为他的智力和情感的成长是相互联系的。”玛丽亚·蒙台梭利在《教育人类潜能》(P26)中这样说。她明白爱和知识是紧密相连的。


因此,作为教师,我们的工作就是要建立一个“充满活力”的学习实验室和一扇通向自然世界的大门,这样孩子们就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通过学习和观察各种细节,开始理解并惊叹“宇宙任务”或“地球经济”,从一个微小的葡萄糖分子到细菌、蝙蝠、橡树的工作,还有像碳循环这样的生物地球化学循环。“(七至八岁的)孩子能理解这种哲学吗?”玛丽亚·蒙台梭利问道。“也许不是有意识的,”她说,“但这些对这个年龄的影响都是在为之后的理解做准备。”(《适应的意义》P6)。




04

·教育儿童向社会表达感恩之心·


在马里奥·蒙台梭利的《人类倾向与蒙台梭利教育》中,为了让孩子“内化”他的世界,他指出了两个因素:一是给孩子们提供了解地球如何运作的钥匙,以及人类如何受到地球运作方式的影响。除此之外,我们还需要通过故事和研究来探索儿童的另一个深度,那就是“人类对人类同胞的贡献”。


我们讲述了许多历史上伟大而著名的发明和发现者的故事,从阿基米德到现在的,以及其他伟大的英雄人物。然而,蒙台梭利也会让我们用故事来颂扬历史上无名英雄、驯养第一条狗的不为人知的人、针和线的发明者,以及为了生存而无名劳动的各种现代劳动者。


7.jpg

(英文团体工作)


感恩是当我们了解到有多少人间接地帮助我们生存时所产生的感觉。玛丽亚·蒙台梭利要求我们实质性地改变我们对这些关系的看法。我们可以帮助孩子了解每个人在这个过程中是如何做出重要贡献的,而不是简单地认为每个人都只是为自己服务。


想想看,有多少来自国家的不同国家数以千计的人通过间接的相互合作来制作那支再简单不过的铅笔。蒙台梭利称这种现象为一种普遍的或宇宙的仁爱活动。她说:“这需要每个人终身奉献给全人类,无论富人和穷人。”(《教育与和平》第139页)。通过观察各种生产和经济交流,通过观察各国人民的迁徙以及给他们新定居地区所作出的贡献,可以唤醒这种观点。小学生们喜欢这项工作,这对他们来说也特别合适,它点燃了他们的思想。


除此之外,思考和探索某个文化和文明的宇宙任务是令人着迷的。蒙台梭利博士曾谈论希腊文明的进步及其通过罗马世界对我们当今全球文明的巨大贡献。我们的一切都要归功于过去和现在的同仁,以及他们英勇的奋斗和牺牲。


7.jpg

(语言工作——量词研究)


蒙台梭利博士于1939年在伦敦向世界宗教联谊会发表讲话,阐述了对人类的善良和仁爱的感激之情。她相信,尽管我们有战争、偏见和盲目性,但我们人类,正在逐步努力建设一个和平的世界。她说:“如果我们教育孩子们认识到这一点(也就是说,他无私的善良和自我牺牲精神”),他们就会准备好向全人类表达感激之情。这是我们宇宙教育的情感层面。”(《教育与和平》第141页)。


在这个充满国际焦虑、冲突、仇恨和环境灾难的时代,我们面临着一个巨大的挑战:在我们的内心和头脑中要有大局观,为了我们的孩子和未来的爱,让我们自己的希望之火和热情燃烧起来。在未来,儿童的巨大发展潜力将引导我们走向一个和平的全球社会。




作者简介

杰拉德·莱纳德(Gerard Leonard)是AMI小学培训师和国际考官。他在爱尔兰都柏林完成了3-6岁和6-12岁主教课程。他拥有都柏林大学三一学院的学士学位和哈特福德大学的医学博士学位。他在蒙台梭利幼儿园、小学和青少年班级任教超过30年。他曾为美国、欧洲和墨西哥的蒙台梭利小学项目提供咨询,为老师和家长举办讲座和研讨会。他曾为北美蒙台梭利教师协会(NAMTA)、AMI-USA和新西兰蒙台梭利奥特罗亚协会(MANZ)做过主题演讲和研讨会。




微信图片_20210105081442.jpg


国际蒙特梭利协会授权东方悦稚教育集团
建立国际蒙特梭利协会(AMI)北京中心
其为我国北方地区唯一AMI教师培训中心

东方悦稚教育集团提供纯正的蒙特梭利教育
专注于0-18岁全日制教育体系构建
海淀东方悦稚
儿童之家订阅号
丰台总部基地
幼儿园订阅号
中关村外国语学校
蒙特梭利小学订阅号
国际蒙特梭利协会
AMI北京中心订阅号
东方悦稚
教育集团
©2020 北京东方悦稚教育集团 版权所有  京ICP备2020036214号-2